<small id='yCwK7'></small><noframes id='yCwK7'>

  • <tfoot id='yCwK7'></tfoot>

      <legend id='yCwK7'><style id='yCwK7'><dir id='yCwK7'><q id='yCwK7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<i id='yCwK7'><tr id='yCwK7'><dt id='yCwK7'><q id='yCwK7'><span id='yCwK7'><b id='yCwK7'><form id='yCwK7'><ins id='yCwK7'></ins><ul id='yCwK7'></ul><sub id='yCwK7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yCwK7'></legend><bdo id='yCwK7'><pre id='yCwK7'><center id='yCwK7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yCwK7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yCwK7'><tfoot id='yCwK7'></tfoot><dl id='yCwK7'><fieldset id='yCwK7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<bdo id='yCwK7'></bdo><ul id='yCwK7'></ul>
      1. 专访2/寇世勋吐露曾挨轰是猪 处女戏开窍迈大腕之路
        • 作者:顺达注册
        • 发表时间:2020-08-20
        • 访问量:275

        出道45年的寇世勋,演艺路平步青云。(摄影/石智中  场地提供/S Hotel)
        出道45年的寇世勋,演艺路平步青云。(摄影/石智中 场地提供/S Hotel)
        寇世勋工作严谨、自我要求高,是值得年轻演员学习的对象。(摄影/石智中  场地提供/S Hotel)
        寇世勋工作严谨、自我要求高,是值得年轻演员学习的对象。(摄影/石智中 场地提供/S Hotel)
        寇世勋。(摄影/石智中  场地提供/S Hotel)
        寇世勋。(摄影/石智中 场地提供/S Hotel)

        年轻时的寇世勋,单眼皮、细眼睛、皮肤粗粗的,不是小生的第一人选,但是1976年他念世新专科(现为世新大学),还没毕业就成为中视签约基本演员。寇世勋在中视拍了许多叫好叫座的戏,包括《昨夜星辰》、《一剪梅》、《上错天堂投错胎》、《家和万事兴》,广告档档超秒。其实在他成为炙手可热的电视红小生之前,还是新人的他,拍第一部戏《纯纯的爱》曾被导播破口飙骂「你是猪啊,猪都比你会演戏」。

        寇世勋常说自己不是「高颜值」英俊小生,但他当年曾多次受封「最有魅力男演员」、「最受欢迎难演员」却是事实,除了他演技自然,最重要是他发自于内的男性气慨,在「二秦二林」那个浓眉大眼、个子高的俊男美女时代,像他这样举手投足冷静沉稳、兼具血性及正义感的性格演员不多。对此,他自信地说,「我不认为演员一定要长得好看,我会让观众喜欢是因为我的作品,绝不是因为我的长相」。

        寇世勋回忆,初、高顺达平台报道,妈妈每天会给他10元餐费,他花4、5块,留一半看好莱坞电影,也看国片,但看得少,「我为什幺不爱看国片,因为2种表演水準差太多,我好奇这些老外为什幺演起来跟真的一样,但国片演员看起来就是在演,我想不通这问题。国片不管男的女的一定要长得帅和漂亮,好莱坞没有啊,吸引力来自于演员演得很自然,用角色吸引观众。

        我当学生时就想通这些道理,所以我认为我长什幺样不重要,我怎幺样把演得痕迹都抹掉,这就是要下的功夫,演得愈自然愈真,观众看得顺眼就喜欢你了,在观众眼里就长得好看」。

        「我是演员,我和观众接触的媒介应该是作品,我也是这样告诉儿子,要做演员就用作品说话,没作品天天上报,到底算什幺呢,每天都有曝光率,那种是屁,我一向不认同,但现在时代不同,艺人都不曝光也不行,就看自己怎幺拿捏」。寇世勋慢慢也改变想法,近期首度接演王牌製作人杨曼丽製作的大爱戏剧,将演出本尊角色大林慈济医院曹汶龙医师,是一部有关失智症议题的戏,「除了被曹爸的大爱精神感动,也希望多一点人关注这议题,既然我答应接演,也有责任为戏尽心力」。

        寇世勋从不在意别人对他表演的评价,第一次演男主角的戏《纯纯的爱》,60集戏有58集是被烧伤毁容的造型,当时没有人要演,中视很头痛,翻演员名册看到当时在世新念书的寇世勋,「反正长得也不好看,就他了」。某天拍一场男主角在医院拆纱布、照镜子之后做反应,导播认为要歇斯底里像发疯一样,寇认为角色的脑袋会有一段空白,之后才有反应,导播对他的表演非常不满意,对着他又谯又骂:「他妈的,你是猪啊,猪都比你会演戏」。

        他被骂到没心情吃饭,一个人呆坐病床上,等导播吃饭回来,他对导播说「等一下就录一遍,我没办法忍受这些人一直陪我演,不管演得多烂就一遍,如果你们没办法接受就换人」,狂傲态度让导播吓一跳,新人竟敢讲这种话。妙的是,寇世勋演完一遍,导播也真的没喊NG重来,「但我知道那一遍演得乱七八糟,导播也让我过了」。下一场戏是回到家后,他顺手拿起球棒把桌上所有东西打碎发洩情绪,用力过猛要跌倒,镜子掉地上碎了,导播要他刚好对着破镜,摄影师特写镜子拍他的脸,表示一张破碎的脸。

        他的脸刚好趴在裂开的镜子上,剧本里原本写到这,但寇世勋接着用手搥镜子,手扎着玻璃,导播从摄影机看到他的手满是碎玻璃,马上要摄影师特写他的手,随后从2楼冲下来对他说「戏就是要这样演嘛」。寇世勋说:「我心想『放屁』,这是我自己在发洩,跟角色一点关係都没有,我的情绪不是角色,是我寇世勋的情绪,但你分辨不出来。」

        寇世勋因此茅塞顿开,第一部戏的第三场戏就开窍,知道戏该怎幺演了,「拍戏有时候是『假借』,但观众看不出来,借得好就看不出破绽,而且要演得不露痕迹,所以不要纠结一定要进入角色这件事,有时候可以『借』」,但这些经验谈靠别人讲给你听不会开窍,一定要演员自己体悟」。

        作为演员,寇世勋是幸运的。除了刚入行短暂遇过被换角,第一部戏红了之后,一路平步青云,45年演艺路有过低潮期?「有,找你的戏你也不喜欢,你有自己基本水平,看得出来是好或不好的剧本,我不想说服自己去演,可能一年都遇不到好的剧本,但太久不演会难受,也会凑合着勉强去演」,他所谓的低潮也不过是遇不到好的角色如此而已。

        演过许多作品,哪个角色和自己最贴近?他认为每个角色多多少少有自己的影子,很多观众说《橘子红了》是代表作,在他看来只有分专业不专业的角度,「很多人说我这部戏最难演的是,在大老婆面前承认自己不能生育。事实上,归亚蕾戏外大我10岁,二老婆小我10几岁,周迅小我20几岁,我认为最难的是,要跟这3个女人在一起都要像夫妻、观众都要能接受,展现这种感觉最难,若她们3个同时在场就要把感觉做对」。

        寇世勋与不少女演员合作过,如何做到不假戏真做?他说,「这是进去和出来的问题,很多人说要入戏,但功课只做一半,作为专业演员,入戏、出戏都要快」。他年轻时就注意到这问题,开始自我练习进出,比方戏里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,导演喊卡,他回头就开始和大家讲笑话,「所以要让观众看到真的很爱女主角,爱到无法自拔,每一次都要把观众骗到这种程度,演员这行业很残酷,有时也得骗自己」。

        他说,如果剧本写得好,男女主角情感浓烈,要演得逼真、里面一点虚假都没有,很难,「演戏就是作假,但不可能百分之一百的假,多少要放一点看起来像真的东西,所以『真的』东西就会有碰撞,可是现实生活不允许」。当年他和女演员如何培养感情?「一般贴心问候会有,其他的也做不了,这种互动要像同事还是要像情人,不能多也不能少,『真的』多了也不好演,真假比例要拿捏好...真真假假对正常人来说是种煎熬,所以人家常说演戏是疯子,这话是有哲理的」。

        (顺达平台报道 )